魔牛财经 > 魔牛资讯 > 人物对话 > 《8问》支付宝 “老顽童”:为何部分圈外...

《8问》支付宝 “老顽童”:为何部分圈外人觉得谈区块链会“惹麻烦”

现在区块链所谓的币值管理实际上就是“坐庄”,而这“坐庄”也只需要一两百万就能坐庄。

蒋海炳,多牛资本董事长,支付宝创始成员“老顽童”。

《8问》支付宝 “老顽童”:为何部分圈外人觉得谈区块链会“惹麻烦”

2003年进入阿里,2008年离开阿里开启创业之路。在同年做了电商人才服务网站“马伯乐”。2011年创办福地创业园,孵化出蘑菇街、51信用卡、同盾等独角兽企业。2014年,蒋海炳创立多牛资本,做起了全职的投资人,目前非常关注区块链行业。

从某种意义上讲,他可以说是从传统互联网行业跨入区块链行业的人。我对他怀有两大好奇:一是他为什么来涉足这个行业?二是他打算如何在这个行业里深耕?

蒋海炳大学选择的是法律专业,那时候他就开始学习上网,毕业后在一家外贸公司担任法务,公司分配给他一台电脑,蒋海炳为此而感到幸福过。

在某天,蒋海炳邮箱无意收到淘宝网发来的垃圾邮件,这是他他第一次收到邮件,即使是垃圾邮件,他依然兴奋的点开。这一点,就改变了他的一生。

他被里面的画面吸引,然后开始在邮政汇款给卖家进行交易。成为淘宝用户的四个月之后,蒋海炳毛遂自荐进入淘宝,蒋海炳的另一名字“老顽童”也便出世。而在阿里巴巴受到的正向价值观上网影响,和获得的朋友圈成为他至今认为是一笔非常大的财富。

从时间轴的角度来看,整个人类社会有这个一个规律:权利在老年人手上,财富在中年人手上,希望在年轻人手上。媳妇熬成婆,成了自然现象。然而,老顽童认为:投资年轻人就是投资未来,年轻人缺的是财富和权利。区块链从另一个纬度就是给予年轻人财富和权利的一种途径,它有可能改变现在的财富架构和这个权力架构。

老顽童是在2013年知道比特币,那时候接受杭州日报记者采访时,他表示比特币就是一般等价物,并未做进一步的思考。直到2017年4月份,老顽童的一个朋友做ICO,给了他很大的冲击。

“原来企业还可以发行一个股权股票之外的权益凭证。而这个权益凭证仔细研究下去也很有意思,它跟现在的以通用会计准则为基础的权益计算方式不一样,它跟项目本身会更贴合更贴近。这已经大大的颠覆了原来的通用会计准则的公司计价方式。一个连续亏损的公司能够估值几十亿几百亿乃至上千亿,这是不可思议的。事实上已经颠覆了某些东西。那这后面逻辑是什么呢?我在想,有可能就是说需要有一种新的价值计量方式衡量方式来计算价值。”

但老顽童并不认为区块链能颠覆现有的金融体系、金融制度,毕竟现在的人并不能够承受现有的金融体系瞬间崩塌这个事实,这将损害大多数人的利益。

而老顽童关注通政经济的原因主要有两点。

一方面是觉得token这个词被翻译成通证很好,“通”是流通,“证”是权益证明,整体即为“可以流通的权益证明”。

二是觉得权益证明有价值,基于区块链的权益证明是不可被更改。那什么是“权益证明”?老顽童做了如下解释:现有的法币价值体系下面很难被价值化,或价值化难度很大的这些这些权益,我们可能可以用区块链来把权益化。

“比如医生看病,我们要去挂号,挂号的费用专家统一50块钱1位,但是大家都想挂到第一个,挂到前面去,所以才会有黄牛。黄牛贩卖这号,50块钱挂的号可能会卖500块钱。很多人抨击这种现象,说黄牛不对。但也有经济学家支持这种现象,认为这是经济规律。那能不能不要黄牛了?所有的挂号竞拍谁出价高谁先看看?也不行。大家会说那你有钱人你就先看病,这是社会不公平。所以一开始要打击黄牛,一大早就过去排队,排到第一个。后来有网络预约,那网络预约是什么?那懂网络的人就能预约,不懂网络就不能预约……就是很多不公平的现象在现在其实是没有没有办法完全解决的,所以你会发现在的法币价值体系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老顽童还举例淘宝商品排序问题来说明一些黑匣子规则,对某一部分人产生的不公平根本没有办法在现有的法币价值体系下解决。而如果用通证经济中一元化结构的点,则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法。

一元结构就是谁都是这里面的受益者。但有一个前提,如果没有这个前提,设计的通证一定是个伪通证。老顽童依然以看病举例,也事先说明目前也没有去深思熟虑,这里面肯定还有很多的漏洞和问题,但基本的逻辑能够说清楚。

“医生的挂号费还是50块钱,这个不变。但是这医生他可以发行token。所有来挂号的人,如果1000个人都把50块钱给付了。那就给你们5000个token,你们拿在手上好。原来是规则是谁先挂号谁先看病,那现在出一个规则:谁手上拥有的token数量多,谁先看病。我希望最先看病,他说你愿意先看病那也可以,我不急我可以晚一点,因为你可以从我手上买token。好。这个时候这1000个人的token会买来买去形成交易。”

“那这个时候大家会说“还不是一个金融游戏,谁钱多谁先看病”?其实不是这样的。这个token的多少是在所有持有者之间进行交易的,不需要到发行方来购买。当他看完病之后,他的token可以卖掉给后来的人。因为一定是有源源不断的人来看病,是有需求的。到最后你甚至会发现有可能都是免费看病的,或者连挂号费都挣回来了,都有可能。最终对这个token的价值会产生就是什么?就是这个医生的水平和能力。这个时候你会发现,这个医生不用疲于奔命、疲于应付,他一天能看10个病人,就只看10个病人。全心全意的把医疗技术提高。那么我们对这个医生的奖励是什么?就是发行token的时候,给这个医生分配一点。他的token当然是越来越有价值了。这个时候患者和医生的价值很统一。我举的例子,也是我自己希望去改变一些行业的一种玩法。听起来感觉好像是可行的,但是事实上难度非常大。因为医疗是既定的一个组织,一个既定的利益实体。我举这个例子,不是说我可以马上把这个领域颠覆掉,我只是想表明通政经济应该是怎么样的。”

在谈到通证经济落地时,老顽童希望有两件事情能够推行起来。一是通过媒体让更多的人了解通证经济,包括希望一些掌握权力架构和更有资源的人参与进来,通证化改造会推进更快。

第二,他表示不想做一个纯粹的理论派,自己会去孵化1到2个项目来证明他的理论的正确性。他孵化的项目中,其中一个是商业互助的项目,旨在帮助“小老板”们将人脉圈的价值变现,最终形成一条价值链。另一个和招聘相关,目前正在策划,没有过多信息。

老顽童说和一些传统互联网企业谈论通证化改造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不容易给他们讲清什么是通证化改造。

“有时候所谓的理解就是大家愿意听自己希望听到的。有些企业来找我咨询模式,但我不想把它商业化,我不想把它做成一个纯粹的咨询机构,因为我觉得这个事儿玩不下去,或者说是被会被这个玩歪掉。很多的企业它来找你,他一定是在经营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他希望去解决他的困难,所以他更注重的是这个它的金融属性,就能不能帮把他搞到钱。我比较反对现在去做一些权益型的通证。权益型的通证非常容易被用作金融的骗局,而实用型通证的价值会更好。”

另外,关于大家最近讨论较多的流通性问题。老顽童认为:流动不足会导致企业没有活力;流动性泛滥则会有很多金融风险。

“这其实是一个不均衡问题,我认为现在的核心问题是流动性不均衡。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上个世纪末这个世纪初的时候,中国的互联网刚刚起步,那个时候它在国内它是得不到流动性的。说得直白一点,融不到资。银行贷款没有,投资机构不会投他们。所以恰巧天时地利人和。国外的风险投资愿意投这个互联网这个产业,国内的年轻人又愿意从事这个行业,所以解决了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现在依然存在。虽然国内多了很多的这个风险投资机构,但首先它的体量很小。第二个就是它的风险承受能力有限。”

另外一个话题是“token的市值管理” ,老顽童表示:现在区块链所谓的币值管理实际上就是“坐庄”,而这“坐庄”也只需要一两百万就能坐庄。类似赌博,很危险。

“如果是放到现在的证券管理里面,这直接是要坐牢的。那么正确的币值管理或者token的价值管理,还是要取决于这个应用、用户、流通。货币的总量要反映经济的总量,那么通证的一般玩法,是token总量是固定的,在这个基础之上,想要使这个货币增值,就要提升经济总量。而提升经济总量提升经济总量两个路径,一是参与的人越来越多;二是里面构建的流通速度越快。”

老顽童入局区块链便关注通证经济,那么,如果让老顽童来一场关于通证经济的演讲,他表示会有两点是需要反复强调的。

一是让大家知道通证经济解决的原来的法币价值体系下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如果是这个角度,国家也好,政府也好,就没有理由来反对。

二是要强调要充分地尊重法律。现在大家有一个不是很好的一个观点:反正就创新,那就先在灰色地带玩。还是要尊重现行的一些法律,现行的一些法律也都是整个社会利益妥协的结果,也是尊重大部分人利益的结果。不要轻易去踩法律底线。我所了解的是政府一方面是要防范金融风险,一方面对于这种金融科技的创新也都还是非常的支持。

《8问》支付宝 “老顽童”:为何部分圈外人觉得谈区块链会“惹麻烦”

腾讯视频链接https://v.qq.com/x/page/f07879apap5.html


声明:版权所属火星商讯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火星商讯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比特币实时价格 ¥44363.1453271850
  • 比特币
  • 实时价格
  • ¥ 44363.1453271850